专题新闻
返回首页| 新闻资讯| 新闻中心|   专题新闻
专访第五届北京国际舞蹈院校芭蕾舞邀请赛评委会主席布鲁斯·马克思
发布日期: 2014-10-22 来源: 党委宣传部 作者: 阅读次数:


舞蹈让世界更美好

——专访本届大赛评委会主席布鲁斯·马克思




记者:您已经连续担任两届北京国际舞蹈院校芭蕾舞邀请赛的评委会主席了,您感觉本届芭蕾舞邀请赛突出的特色是什么? 

布鲁斯·马克思:本届大赛内容十分丰富,邀请了更多的参赛方,不仅有精彩的比赛,还有“校长论坛·教授对话”和大师工作坊,还有精彩的展演,给来自世界各地的编导、舞者们提供更为广阔、更加多元的交流与学习平台。 

记者:目前在赛制上,共分为三轮比赛,除了对古典芭蕾剧目和现代芭蕾剧目的评判,您对未来的赛制有什么期待?比如芭蕾即兴表演?

布鲁斯·马克思:我觉得现在的赛制已经很完美了,如果让舞者准备更多的比赛内容,他们会感到吃力。芭蕾即兴在一些人看来是极富创造性的,我个人认为在现代芭蕾中是可以应用即兴的,因为他没有太多情节的限制,时空的限制,自由度比较大。

记者:“大师工作坊”是一个双向互动的学习交流的过程,您也看过各国芭蕾舞专家的工作坊,您觉得各国在芭蕾舞教学体系上有什么不同?

布鲁斯·马克思:每个国家和地区都有自己的教学体系,教学方式也不尽相同,我曾经是哥本哈根的丹麦皇家芭蕾舞团成员之一,学习的是世界上最古老的芭蕾舞教学体系之一----丹麦芭蕾舞教学体系;北京舞蹈学院形成的是基于俄罗斯芭蕾舞教学体系;美国芭蕾舞教学体系就比较多元,舞蹈风格非常不同。芭蕾舞教学体系是一个奠基石,是促进芭蕾舞者迈向更高的基础,我希望每一个舞者都能汲取不同体系的养分,来发展自己。 

记者:您拥有舞者、教员、编导等多重身份,以您丰富的艺术经验来看,您认为一位“芭蕾舞明星”或者说“芭蕾艺术家”应该具备怎样的素质?

布鲁斯·马克思:对一位芭蕾明星来讲,他(她)需要太多太多的养分,就像一个贮藏室一样。首先,需要一个很大的空间去接受;其次,还需要了解有关芭蕾的一切,更需要有一种痴迷。我做了三十八年的编导,四年的演员,一直保持这样的激情。对我个人来说,我比较感兴趣的是从舞者的眼睛中看到他们的热情与天赋,他们是一群具有魔力、充满幻想的人,能看到普通人看不到的东西。我在波士顿芭蕾舞团教过一个小女孩,她就像《爱丽丝梦游奇境》里的爱丽丝,仿佛生活在一个充满幻想的世界,看到她我就知道将来一定会成为明星,现在她做到了,是伦敦皇家芭蕾舞团的优秀舞者。

记者:您曾在众多国际芭蕾舞比赛中担任过评委,如何看待目前中国芭蕾舞的发展?

布鲁斯·马克思:这是一个很大的问题,我们恐怕用一个小时也说不完,因为它已经伴随舞院成长六十年了,在这个过程中它经历了太多变化,是令人钦佩的。单从形体来看,六十年前它的身体与今天相比,已经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就好像在另一个新大陆一样,它的线条,它屈伸的美感,都发生了惊人的变化,我对此感到非常兴奋与激动。这也使人相信一个问题,只要你想改变,就一定可以改变。这里还涉及到一个选材的问题,如今,世界各地的精英舞者们都聚集到北京,我们看到这些如此完美的身体,不禁感叹芭蕾的美。

记者:开幕式上您提到“用舞蹈让世界更美好”,让我们非常感动。您觉得舞蹈真正能对人类和世界的贡献是什么?

布鲁斯.马克思:舞蹈也许是先于我们交流、行动的最早的一种形式。如果给舞蹈下一个定义,大概就是在时空里的流动。但是,与剧场里特定的环境和舞蹈表达的意义不同的是,最原始的身体动作是每个人都具备的,几乎每一个表达都要用到身体,所以,它是一种天然的内动力,可以说舞蹈是每一种文化的源头。如今,芭蕾作为一个舞种,需要花费大量的时间来发展与成就,它是一种很独特的体系,它需要残酷的训练来表现身体。从17世纪开始,一批芭蕾舞者开始训练身体,来抵抗身体的重力。就像我们的生命,我们站起来,也是在抵抗重力,而舞蹈是在另一个更高的空间来抵抗重力,来展现一种超越一般空间与力量的美。但是,现如今,我们每天看到许多不美好的事物,使人感觉很糟糕,不想处在这个恶性循环或者成为这些许不完美的一部分。这时,有些人就通过舞蹈来释放或者从另一个视野去感受世界的美好,没有伤痛,没有来自生存的种种威胁,这就是舞蹈神奇的地方,它能让你呼吸,让你感知到美,就像生命每时每刻都需要呼吸一样。

记者:在第五届北京国际舞蹈院校芭蕾舞邀请赛的开幕式中展演了很多中国舞蹈的经典剧目,您如何看待中国舞蹈文化?

布鲁斯·马克思:北京舞蹈学院展演的这些经典剧目,让我们更多地了解中国的舞蹈文化,虽然我们对有些舞者身体动作的含义不是很理解,但是可以领会到中国舞蹈文化的精神。像《荷花舞》的流动,就像宇宙间无息的流动,像《秦皇点兵》中力量的对抗与呈现,都是不同能量,不同力量的发散,它不仅仅存在于中国人的身体当中,我们西方人也能感受到这种能量。

记者:目前比赛精彩纷呈,每天除了选手之外,您看到最多就是我们的志愿者,您想对他们说点什么呢?

布鲁斯·马克思:的确,我看到台下有比台上更多的人在保障这次比赛,志愿者们无处不在,他们在各个方面给了我们很大帮助,除了在现场服务之外,还有生活上对我们的耐心帮助。我特别想对这些可爱的志愿者表达感谢之情,非常感谢他们!

 

                                     (宣传组 文/学生记者 常译允)